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堪称中国工运史上的范例

2019-03-18

阅读提示:刘少奇(1898年—1969年),湖南省宁乡县人。他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是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

1920年,刘少奇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这个时期,他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1921年5月,刘少奇与罗亦农、任弼时、萧劲光等一行十几人到莫斯科东方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学习。同年冬天,刘少奇同罗亦农、彭述之、卜士奇等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组成中国共产党在莫斯科的第一个党组织。

1922年春,根据党组织安排,他结束了学业,返回国内。

同年9月,刘少奇接到毛泽东的通知,要求他立即赶往安源路矿,指导那里的工人运动。

青年刘少奇

安源,位于江西省西部,是中国近代煤炭工业发展较早的地区之一。这里的萍乡煤矿,是中国最早的钢铁联合企业——汉冶萍公司的重要组成部分。

安源路矿中的“路矿”,分别指株萍铁路和萍乡煤矿。其中,株萍铁路是汉冶萍公司为运输萍乡煤矿的煤炭修建的,区间是湖南株洲至江西萍乡,所以叫“株萍铁路”。

汉冶萍公司是当时最大的官僚买办企业,受日本帝国主义的控制。在帝国主义、封建势力和官僚买办的压榨下,株萍铁路的工人和萍乡煤矿的工人都过着悲惨的生活。

由于株萍铁路和萍乡煤矿均属重要产业,铁路工人和煤矿工人众多,安源成为中国共产党最早开展工人运动的重点区域之一。

1921年秋,毛泽东同志亲自到安源路矿工人中开展工作。随后,党又派李立三同志去安源常驻,先后在工人中建立起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1922年2月,中共安源路矿支部成立,李立三任支部书记。

1922年5月1日,在中共安源路矿支部领导下,安源路矿工人第一次举行盛大集会和游行。为了纪念国际劳动节,工人俱乐部宣告成立,李立三被推选为主任。

对此,路矿当局十分不满,就命令萍乡县知事公署查封了工人俱乐部。路矿当局又一连三月拖欠工人工资,使工人生活陷入绝境。

对此,在中共安源路矿支部领导下,向路矿当局提出保护俱乐部、改善工人待遇等要求。但是,路矿当局没有答复。

刘少奇赶到安源后,与工人俱乐部主任李立三彻夜长谈,交换意见,商定组织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的具体问题。

随后,由李立三主持,中共安源路矿支部和工人俱乐部负责人秘密召开紧急会议。会议之初,有人提出如果举行罢工,很可能会遭到武力镇压。

但是,李立三和多数同志认为,罢工时机已经成熟,不应该止步不前。在争执之中,大家把目光集中到专程为此而来的刘少奇身上。

刘少奇充满信心地说:“我们举行罢工,已经具备了三个条件:第一,全国工人运动已掀起了高潮,汉阳铁厂和粤汉铁路工人罢工的胜利,给了安源工人很大的鼓舞,现在群众的情绪很高,斗争决心很大;第二,俱乐部在群众中树立了威信,只要俱乐部一发动,绝大多数工人都会行动起来;第三,敌人害怕工人罢工,路矿当局的东家是帝国主义,他们是不敢得罪帝国主义的,如果我们一罢工,煤挖不出来,运不出去,他们在帝国主义面前就交不了差。大家说对不对?”

刘少奇的一席话获得大家的一致赞同。这时,在门外望风的工人小李走进屋来,把一封信交给李立三。李立三拆开信后高声说:“毛泽东同志来信了!”他边看信边转述信中内容,“毛泽东认为,罢工能不能胜利,要靠工人群众坚固的团结和坚强的意志,同时必须取得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要运用‘哀兵必胜’的道理,提出‘哀而动人’的口号。”

毛泽东和安源工人在一起的铜像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刘少奇等人确定了“从前是牛马,现在要做人”的罢工的口号;在罢工宣言中写上“现在我们饿着了!我们的命要不成了!我们于死中求活,迫不得已以罢工为最后的手段”的要求;确定了“改良待遇、增加工资、组织团体——俱乐部”的罢工目标。

会议最后决定,成立罢工指挥部,李立三任罢工总指挥,刘少奇担任工人俱乐部全权代表,。与路矿当局进行谈判。

1922年9月14日零时,罢工指挥部向安源路矿全体工人发出罢工命令,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由此爆发。

按照部署,火车司机于14日凌晨2时率先罢工,停开当日的第一次列车。

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

凌晨3时,萍乡煤矿工人截断矿井电缆,使电车停顿。井下工人得知罢工已经开始,像潮水一般涌出矿井,高呼“罢工!罢工!”

随后,该矿的洗煤台、炼焦处、修理厂以及紫家冲分矿,均相继罢工。

当时,安源路矿有13000多名工人参加了大罢工。

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画像

14日上午,工人俱乐部一面致函萍乡县知事公署和赣西镇守使署,呈明罢工原委。一面致函路矿两局,陈述罢工理由和17项要求,并告知:“如欲协商,请即派遣正式代表由商会介绍与俱乐部代表刘少奇接洽。”

同时,为争取全国各界声援以壮大罢工斗争声势,工人俱乐部对外发表《萍乡安源路矿工人罢工宣言》,并在当日将相关公函、电报和宣言寄往各地报馆,陆续向报界传递罢工斗争的消息。

路矿当局被局势所困,但又不肯善罢甘休,于是设法使用软硬两手对付罢工。

他们一方面火速向萍乡县知事公署和赣西镇守使署告急,要求派兵进驻安源并设立戒严司令部,以武力镇压罢工;一方面要求地方商会出面,在路矿当局和罢工组织者之间进行斡旋。

14日上午和晚上,安源商会代表谢岚舫等两次找到刘少奇,说是“路矿两局对工人所提要求皆可承认,只是现时难以办到,请先邀工人开工,再慢慢磋商”。

刘少奇答复:“工人所希望的在于解决目前生活问题,若路矿两局不派全权代表从磋商条件下手,徒用一句滑稽空言作回话,事实上恐万不能解决!”

刘少奇(居右)和路矿当局谈判

“软”的一着失败后,路矿当局立即找到萍乡县知事公署和赣西镇守使署,调了一个旅的军队,到矿上镇压工人运动。

当局无视工人提出的条件,竟然又派兵武力挑衅,工人们一下子被激怒起来,不少人拥到俱乐部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跟他们拼了!”

“不!越是情况紧急越要三思而行。”刘少奇一边想办法稳住大家,一边思考对策。

深思熟虑后,他对围拢来的工人们说:“这次罢工斗争的主要对象是路矿两局和军队的反动头目,而不是当兵的。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向士兵们宣传我们的主张,然后分化瓦解他们,孤立路矿当局。”

“这样,就可以避免流血,于我们的斗争有利。”李立三赞同地说。

正说话间,萍乡煤矿总监工王三胡子和北洋军阀的一个营长,带着一队人马荷枪实弹地闯进俱乐部。

“你们这里谁管事?”王三胡子一进门就骄横地盘问。

刘少奇沉着应答:“我!”接着,他从人群中走出来,站到一块石头上,语重心长地对士兵们说:“弟兄们,我们都是苦同胞,你们出来吃粮(即当兵),还不是为了要吃要穿?还不是为了要活命?还不是为了要养活父母?”

刘少奇继续说:“我们罢工也是为了要吃要穿,为了活命。我们的工钱被路矿当局扣住不发,现在连粥也吃不上了,我们再三向当局要求发清欠款,当局也不答复我们,社会上简直没有我们说话的地方。我们实在饿了,我们的命活不成了,我们要死里求生,才迫不得已罢工……”

刘少奇“哀而动人”的一番话深深打动了士兵们的心。有的士兵嘟嚷起来:“我们都是外地人,谁愿意来干涉你们这种事。”

还有的干脆大声说:“我们不过是两块钱一天请来的呀!”说着说着,当兵的逐渐退散了。

当局“硬”的一着又失败了。

面对组织严密的万余工人,路矿当局已无计可施。

于是,劳资双方在路局机务处正式签订了13条立即生效的协议。主要内容包括俱乐部代表工人权利,不得随意开除工人,增加工人工资等条款。自此,俱乐部提出的罢工目标大多得以实现。

刘少奇领导的安源工人大罢工画像面

历时5天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在刘少奇等中国共产党人的正确领导下,组织严密,斗争英勇,举措得当,趋利避害,在没有任何人员伤亡和固定资产损失的情况下,短时间内大获全胜,成为中国工运史上罕见的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