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乡记忆:国家主席刘少奇接见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主任袁品高

2018-07-11

  开栏的话:回眸今昔巨变,感悟时代发展,凝聚奋进力量。为使档案工作更好地记录历史,传承文明,宣传档案,服务社会,萍乡市档案局、萍乡日报社即日起在《萍乡日报》开辟“萍乡记忆”专栏,真实地彰显中央、国家、省领导人和我市主要领导对萍乡经济社会建设的关心、重视和支持;展现萍乡市委、市政府在我市经济社会发展中所做出的重大决策和全市范围内发生的重大事件;追忆在安源这片红色热土上发生的众多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发掘古风流韵的萍乡风土人情。希望通过这一平台,多视角、全方位地展示萍乡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反映萍乡日新月异的城乡变化,勾勒萍乡与时代同行的发展轨迹,凸显人本萍乡的和谐崛起。敬请垂注。

  上世纪60年代,袁品高担任萍矿总工会主席、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主任(中共萍乡市委委员)。当他得知国家主席就是曾经与自己在安源煤矿朝夕相处、患难与共的俱乐部刘主任后,多次写信表达自己想去北京看望刘少奇主席的愿望。经江西省委同意并报告中央后,1964年刘少奇邀请袁品高去北京。4月,萍乡市委派萍乡市总工会主席赵凯(1964年冬被选为萍乡市副市长)陪同袁品高一起前往北京参加全国民兵代表大会,并特地去拜访刘少奇。

  1964年4月26日,袁品高和赵凯从萍乡出发,28日抵达北京,由刘少奇秘书刘正德和九局东方同志安排住在中央直属招待所,并按刘少奇指示给二人安排了在京活动计划。4月30日,傍晚7点钟,袁品高和赵凯二人怀着即将看到国家领袖的喜悦和激动的心情,来到了刘少奇主席家里。秘书同志把他们迎到会客室休息,不到半截烟的时间,刘少奇主席和王光美同志来了。还没有进门刘主席就在门外招呼:“袁品高同志,你们来了。”二人赶紧迎上前去,紧紧握着刘主席的手,向主席问好。二人向刘主席转达了萍乡工人、萍乡全体人民的问候之后,袁品高又向刘少奇汇报了一些个人情况,重点汇报了他和刘少奇分别后的个人经历。刘主席仔细地听着袁品高同志的叙述,那种平易近人的态度,使袁品高二人很快完全消失了刚到时的紧张心情。听完袁品高同志的汇报,刘主席谈到了当时袁品高同志和自己一起工作和领导安源罢工的情况,他向袁品高同志问到:“你入团、入党和到广州农讲所都是我介绍的,还记得吗?”袁品高同志说:“记得。”接着二人又谈起了当时在农讲所工作的艰苦情况(刘少奇和袁品高等七个人同住在一个楼上)。

  之后,二人向刘少奇主席汇报了萍乡工农业生产情况。刘主席先是询问了二人有关上埠瓷厂的情况,在听取汇报萍矿生产情况时,刘主席问道:“安源现在有多少人,是什么样的生产,储存量还有多少?”当他听到安源生产发展了,是机械化生产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刘主席又问道:“参加安源罢工的老工人,现在在矿上还有多少,罢工代表还有没有?”袁品高同志一一作了回答。刘主席关心地问起萍乡的人口和农业生产情形怎样。当听到二人回答“有八十万零五千人口,去年粮食产量是三亿一千万斤,今年要搞四亿一千万斤”时,他问二人“能搞到四亿一千万斤吗?”刘主席语重心长地教导二人:“计划要实事求是,不要过大,大了上不去。”

  袁品高同志向主席汇报了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职工业余夜校年久失修都坏了的情况,刘主席重复了一句:“都坏了?修俱乐部的那八根竹子,还是我到株洲买来的。”当袁品高同志告诉他俱乐部门口他亲手栽的两颗梧桐树长得又粗又高时,刘主席很高兴。刘少奇主席又关切地问到当年毛泽民同志领导的路矿工人消费合作社还有没有,当他听说还在但是做了豆腐房时,刘主席笑了。

  在刘少奇主席、王光美同志和袁品高、赵凯同志合影后,袁品高二人辞别刘主席,临走时主席叮嘱二人:“回萍乡的时候再到这里来一趟。”

  5月14日晚上10点钟,袁品高和赵凯再一次来到主席家里。这一次,刘主席亲自把二人迎进屋内,并拿出烟来亲切地招待二人。二人向刘主席汇报了“五一”期间游览和看望李立三、张子意等同志的情况。刘主席听说袁品高同志在北京作了几场报告,便说道:“做报告要实事求是,不要瞎吹,瞎吹就是欺骗了工人,欺骗了群众,我们何必欺骗他们呢?特别是对我们下一代,我们是怎样做的就怎样讲,因为他们不了解安源罢工的情况,你指东,他们就得听你的。”主席还教导道:“作报告也要走群众路线,讲的时候,跟市委商量商量,跟赵凯同志商量商量,要征求群众意思,我在安源的时候,有事情不是都和你们商量嘛?罢工胜利以后,工人选我当俱乐部总主任,要给我二百元银洋一个月,当时我只要十五元生活费就够了,工人对这件事还有谈论,有的说一不图名,二不为利,是不是因为钱少了,还要给我增加一百元,我还是不能要,工人就怀疑我到底搞什么名堂,以后就召开党内外积极份子会议,给他们讲清道理,我们搞革命是为了要解放全中国,要建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道理讲清了,工人才相信我们。”又说:“那时候很难怪工人不信,现在不是还有人不相信共产党的吗?无论做什么工作,都要把底子交给群众,这样群众才信任我们,我们做什么事情,群众才会和我们在一起。”

  又一次谈到安源那个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地方,刘主席和袁品高二人激动不已。刘主席回忆了安源罢工的情形,并分析了当时罢工取得胜利的原因。他指出,正是因为抓住了当时安源煤矿上存在的几组矛盾,并且利用好了这些矛盾,才取得了罢工的胜利。刘主席还向袁品高问道:“你还记得吗?标语还是在十里铺写的。”刘主席又说:“安源罢工胜利以后,矿上资本家又搞了一个工人游乐部与路矿工人俱乐部唱对台戏,还出了告工人书,我们采取针锋相对的办法,把小职员、扫地工人、伺候矿长送送手巾的勤杂工人和小矿警等等这些群众组织起来,成立工会。资本家有什么行动打算,这些人就和我们讲,依靠广大群众把矿上的游乐部打垮了。安源罢工是成功的,出了不少干部,不过与农民运动结合得还不够,这是缺点。”

  除了向刘主席汇报了萍乡的生产生活情况外,袁品高还向主席请示了修葺安源革命故迹的事情。刘主席指示:“修一修可以,不要花钱多了,文物愈老愈好,你放心,我们死了以后,会有人修,修得更好。”

  谈话结束时,刘少奇根据袁品高同志的请求,在他的笔记本上签字:“坚持革命到底,为最后在中国和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并为二人详细阐述了这句话的意义。

  临别的时候,二人代表萍乡人民,盛情邀请刘少奇、王光美同志和孩子们到萍乡来玩。